无障碍浏览|智能问答|简体版|繁体版

在线访谈

走过烽火岁月 畅谈今昔荣光——访深居乳源的退伍老兵王玉秀

  军强则国强,国强则民安,在国家辉煌历史的背后,永远站着一群坚强的身影。一代代中国军人将自己的青春、年华献给了祖国和人民。当我们在致敬中国快速发展的同时,不能忘记这群或已远去、或将迟暮、或仍坚守的军人。

  在我市,有一位叫王玉秀的退伍军人,他1947年在东北入伍当上了一名医疗战士,在解放东北、解放华中华南和解放海南岛的大部队中都有他的身影。他虽一生未拿起过枪,却一身流淌着革命热血。近日,记者来到了王玉秀深居的乳源洛阳镇,聆听了老人那段感人的红色故事——

  国恨家仇:父亲曾是抗联战士

  很多人都知道,东北抗日联军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支英雄部队,而王玉秀的父亲正是这支部队中的一员。

  1944年,中国抗日战争开始进入局部反攻,在一次反攻战役中,王玉秀的父亲被俘后壮烈牺牲。战争打破了王玉秀平静的童年。为了保家卫国,父亲弃笔从戎,而他的离世更是让王玉秀走上参军卫国的人生路。

  1947年,刚满18周岁的王玉秀离开家乡辽宁省桓仁县,只身前往600多公里外的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加入了驻扎在该地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被分入卫生部手术组。在东北解放战争中,王玉秀大部分时间在前方随军作战,协助军医为野战伤员开展手术。

  峥嵘岁月:5枚纪念章一段革命史

  回忆完自己加入解放军前的这段历史,年近九旬的王玉秀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踱着碎步从房间里给记者拿出了记录当年自己战斗荣光的5枚纪念章。解放东北、解放华中华南、解放海南岛——这3枚纪念章记录了王玉秀随军从北到南,解放中国的足迹。

  “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战役是我入伍后参加的第一个战役,虽然不在战争最前线,但看着陆陆续续抬入手术室的伤员,听到耳边雷鸣般轰响的爆炸声,我依然感受到了战争的惨烈。”王玉秀告诉记者,自己当时入伍不到3个月,还没接受过完整的伤员救治培训,在手术大棚里看到一幕幕血肉模糊的场景,听到重伤战友痛苦的呻吟,终明白何为一寸山河一寸血。

  从1947年入伍到1948年解放东北,虽然只有短短一年时间,但王玉秀却拿到了人生中第一个三等功。据他回忆,东北未解放前,国民党军队控制着南满,军需药品必须通过南满国民党封锁区才能到达我党当时所在的北满。作为后勤医护人员,他也时常参与药品运输。

  王玉秀说:“我们为了躲避敌军,时常会在夜里行军。自己最快试过一夜走60公里。”在一次运药途中,队伍暴露受到国民党军队疯狂轰炸,王玉秀舍命保护了当时军中急需的药物,因而荣获了人生第一个三等功。

  3枚解放战役纪念章,外加解放奖章和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赠纪念章,5枚纪念章随着时光的流逝,表面都已变得斑驳,但老人尘封在内的战斗记忆却永不褪色。

  回归平静:老兵的后现代生活

  作为一名军人,却一辈子都没有拿过枪,现在想来是否会觉得遗憾?采访中,面对记者的提问,王玉秀先是一愣,然后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虽有遗憾,可老人还是和记者说:“祖国将我培养为随军护士,让我去守护战争中的有生力量,也是一项光荣的任务。”

  1958年,王玉秀下乡插队落户韶关,便扎根在此,过上了平静如水的小日子。王玉秀妻子说:“他没太多兴趣爱好,平时就爱看看电视,特别爱看时事新闻。”的确,记者在与老人交谈间,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解放军台湾海峡水域军演等眼下我国最热的新闻他全都知晓。

  对于自己有份解放的海南即将迎来大发展,老人更是感慨颇深。当年凭着血性解放海南的王玉秀希望新海南的建设者们能如当年的解放军一样的有血性。

  什么是血性?老人给出的解释是坚强的意志,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像当年的解放军一样听党的话,跟党走。

  采访中,从王玉秀身上,记者不但看到了我们曾经的岁月荣光,更看到了当代国人应有的责任。

记者采访年近九旬的退伍老兵王玉秀

王玉秀的军功章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