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浏览|智能问答|简体版|繁体版

在线访谈

南岭古道奇人(下)——访南岭古道民间艺人赖月照

赖月照和他的木雕作品。马月兰供图
榄雕
图片摄于2018年南国书香节韶关分会场。    田禾 摄
 

  一

  解放后,私熟学堂停办,于是赖月照在原学堂二楼设了一间自己绘画雕刻的工作室,白天劳动,做生意,不能外出时,他就在工作室专心致志地绘画雕刻,把山村寂静的光阴刻在手杖上,捏在泥塑里。

  他设计制作的桐油泥塑和木雕作品,繁华的都市里亭台楼阁层层叠叠,有商场、酒楼、旅馆、公园,各阶层人物进进出出,或高朋相聚或凭栏远眺,宽阔的街道上骑马的、骑自行车的、拉黄包车的来来往往,城市里到处莺歌燕舞、鸟语花香,很有旧时繁华都市的味道。城郊是一座座秀美的山峰,高山流水,山中有寺庙宝塔、小桥流水人家等建筑。宽阔的道路桥梁上有奔驰的汽车,还有大海及在海上扬波击浪的轮船停泊码头,有山中的飞禽走兽等动物。若不是亲眼看到过他的作品,我真不敢相信,一个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古道山村农民,竟能塑造出这样气势恢宏,构思精巧,反映时代生活的精彩作品,那个信息闭塞的年代,不知道他的创作灵感和素材从哪里来,据他家人说,他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韶关市区和乐昌,见过他作品的人无不啧啧称奇!

  赖月照雕塑的火车、汽车、轮船、高山流水、各层人物都是用自制的桐油石灰加上各种颜料制作而成。火车轮船烟囱冒出来的滚滚浓烟,是利用旧时柴火灶烧出来的黑烟灰,将棉花染黑,然后拉成浓烟状,无论远看还是近观,感觉都像一股浓烟刚从奔驰的火车头上冒出来。让人仿佛回归到了那个旧时代,隐隐听到了旧时火车的笛鸣声,那么神奇,那么逼真,所有材料天然环保。

  经过三、四十年的不懈努力,他创作了二十多箱工艺木雕及泥塑作品,二十多根雕刻精美的黄杨木手杖。这些作品一件都不卖,大部分送给了朋友和当地寺庙,有部分精美作品被选送到广东省民间工艺陈列展览馆展出,其中有一箱雕刻精美的艺术作品获得了奖励。有些作品在解放初期送市、县博物馆、文化馆参展并收藏,广东省博物馆至今还收藏着一箱赖月照雕塑的工艺作品。

  他雕刻了二十多根精美手杖,自己只留了五根。他自用的那根手杖雕刻得非常精致,小小的一根手杖包含了许多大自然里常见的动、植物。他临终时这根手杖随他一起埋葬。十年后亲人为他捡地(捡骨身),所有的陪葬衣物和棺木都已腐烂,惟有这根手杖依然完好。后辈小心翼翼地捡起并收藏,以此当作对先人的怀念。

  赖月照一生酷爱雕刻工艺美术,他的作品,既有历史文化韵味,又具有时代气息,留下的画作不多,却让人印象深刻,比如他画的八仙过海图,栩栩如生,颜色也用得恰到好处。他家保存的几箱工艺雕塑人物,有古代的也有当代的,形态生动逼真,大都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创作的。

  1955年,赖月照当选乳源县人民委员会委员。这年冬,赖月照应县政府领导邀请,雕塑一幅反映我县农民兴修水利的大型雕塑作品,全景构图以乳源县双口水利的万人大会战为背景,当时的场面宏大,群情激昂,豪情万丈。双口水利工程,从黄莲滩开始,经县城的双口、乳城镇的河北、坝厂、侯公渡、新民、共和、新兴至桥岗,全长三十四公里,是省闻名的石壁渠道引水工程,施工十八个月,参加工程建设的除了有侯公渡、乳城镇等受益的乡村社员修渠外,还动员县城的干部、工人参加,干部群众自带伙食,起早贪黑参加兴修水渠劳动,情景感人。

  赖月照把修渠民工在崇山峻岭凿石、放炮、担土、运石、砌渠的民工一个个都塑造得非常生动、逼真,充分反映出了修渠民工的艰辛,当时干部群众不怕苦,不怕累,与天斗与地斗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这幅大型雕塑作品,雕这幅充分反映了一个时代精神面貌的作品,他只花了十天的时间,便圆满完成。该作品送广东省展览馆展出后,参观者赞不绝口。

  二

  赖月照做的宣传展览作品是义务劳动,有些原材料还是自己购买或到山上找,由此可见他对艺术和民间工艺的热爱与执着。

  赖月照出生在贫苦家庭,一生勤俭,常做好事,热心助人,说起赖照(赖月照)的名字,人人皆知。只要对公众有益的事无论大小,他都乐于去做。村里哪段石阶道路坏了,只要他看到或知道,就会带着家里人去修整,直到把石板道路修好,垫平为止。晚年仍经常作画、雕塑、看书、写字、做狮头。八十多岁还能上山砍柴挖树根。他一生艰苦朴素,节俭行善,做人大度,海纳百川,耄耋之年仍身体健朗,精力充沛。

  赖月照于1978年12月病故,享年90岁。现在他的曾孙赖贱胜仍在古道山村的老家继承他的工艺。2005年3月韶关电视台“走遍韶关”栏目组专访民间艺人,来到核桃山赖家村,人们对其祖传工艺作品大加赞赏。

  赖月照一生固守古道山村,虽未声名远播,却岁月静好。他把乡村生活刻在手杖中,捏在泥塑里,舞在狮头上,任他两轮日月,来往如梭。他精湛的技艺丰富了古老闭塞的乡村生活,亦丰富了他艰辛而漫长的人生。

  榄雕,岭南史载从明清始就有榄雕艺术,岭南产橄榄,尤以增城、新塘、普宁等地的乌榄为优,所以乌榄雕能代表岭南民间工艺水平。在一指榄间,轻挑细拨,铁画银钩,稍一分神,纤细分毫间便前功尽弃。精细的榄雕工具成就了大师的岭南榄雕艺术高峰。

(作者:马月兰)

(韶关日报 2018年10月21日 A4版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关闭